千裏奔襲到“前線”

发布时间:2020-02-12 08:59信息來源:懷化日報

姚濤家住懷化新晃。今年在家過年,他既開心又委屈。開心的是難得有這麽一次可以在家裏與父母、老婆小孩一起過年,委屈的是自從得知他在湖北上班,公安、醫院、小區等部門的電話響個不停,每天至少接到5、6個電話,連老家的村長也打電話提醒他不要回村。

因爲突發疫情,1月25日鹹豐“封站”,同事張輝回家的日程一再延期,這讓在家裏過年的姚濤心裏很是過意不去,兩人商量著初五換班,讓張輝也休息休息。從新晃到湖北恩施鹹豐需轉好幾次車,疫情期間,他決定比平常提前一天出發。

大年初三晚上7點,姚濤從家裏出發。由于新晃臨時停運各類車輛,他只能步行50多分鍾走到新晃西站,再乘高鐵到懷化南站,到懷化南站後,沒有公交車,他只能花40元打車到懷化市城北的鐵路單身公寓,借住一晚後,1月28日9:08分乘K268次從懷化趕往張家界。經過3個多小時的奔波到了張家界,由于張家界站是普鐵站,他顧不上吃中飯,又乘公交車趕往張家界西站,希望趕上去鹹豐的城際車,到了張家界西站後,才發現開往鹹豐的城際車已全部停運,要想去鹹豐,必須等到第二天9:32分開的K74次。在車間再借住一晚後,1月29日中午,姚濤終于乘車趕到了鹹豐。

姚濤粗略算了一筆賬:從新晃西站到懷化南站有88公裏,從懷化站到張家界站有228公裏,從張家界西站到鹹豐站有159公裏,僅鐵路裏程就475公裏,加上懷化南站到懷化市城北、張家界站到張家界西站的路程,來一趟鹹豐,一個單程至少500公裏,也是千裏之外了,而且這次走路、高鐵、的士、普鐵、公交等交通工具,能用上的都用上了。

到了鹹豐的他一下車就奔往駐站值班室。張輝告訴他,剛剛接到通知,他下班了也必須待在鹹豐,就地休息,不得離站。他的眼睛頓時濕潤起來:來了就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回去,好在多了一個伴!

1月30日上午,姚濤接到了小區的電話,他在電話裏大聲回答:“我身體挺好,體溫正常,現在疫情前線——湖北鹹豐上班!”

(记者 罗艺瑶 通讯员 宋化初 胡辉)